EVANGELINE_

【弘杨】离别

·黄子弘凡x高杨 轻微 代玮x高杨

·OOC严重  瞎写,篡改事实

·故事弱  

一切处理完,已是凌晨两点半。

高杨窝进被子,与代玮道了晚安。明明极困的他却一直在梦与清醒的界限游离。高杨又翻了个身,将头拱进蓬松的被子里,嘴里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代玮从床上下来,将高杨在枕边的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,理了理高杨额前的碎发,又替他掖了掖被角,灭了灯。

高杨是宁愿这觉永远别醒的。因为醒来,意味着珍贵的东西消散,再也抓不住。

 

闹铃响了。

高杨摸了摸枕边,又慢吞吞的从被窝里起身,努力伸手去够在床头柜上的手机。关掉了闹钟,高杨瞥一眼睡得安稳的代玮,轻手轻脚地下床洗漱。

高杨拎了个纸袋,放在了代玮的床边。行李早已寄出不少,他只简单的背个双肩包,提个不太重的箱子。最后一次,高杨盯着沉睡的代玮看了许久,他张了张嘴,却只是起身,轻轻关上了门。

床上的代玮翻了个身,缩进被子里微微颤抖。

再见啊高杨。代玮只在心里悄悄说。

 

走廊上安安静静的。高杨拉着箱子,脚步放得很缓。

过到黄子弘凡门前时,高杨停了下来。他将手举起,却迟迟没有敲下。

高杨笑自己到了最后还犹犹豫豫。明明昨天一晚上都无比期待黄子弘凡的到来,最后下播时的疲倦和失落明晃晃的写在脸上。

高杨问自己,这些到底算个什么。与对代玮的感情不同,那些滋生的情愫是真的,想背离和被压迫也是真的。他整日整夜的浸在不确定的感情当中,主动权全在对方手上。黄子弘凡太霸道且自由了,高杨想。可高杨太喜欢他了。盯紧着他的一举一动,高杨总是带着笑,眉眼之间溢满了温柔。黄子弘凡却总是若即若离的,炽热奔放是他,冷淡疏离也是他。

是要离开了吧。要把这三个月都忘得干干净净,走向以后对吧。

 

啧。

高杨嘲笑自己思前想后像个别扭女生,心一狠拉着箱子继续向前走去。

咔哒一声,房门开了。

高杨惊慌的瞪大了眼,却仍是没有转过身去。数十秒的沉默,高杨的心一点一点的悬空,不断的被就要喷涌而出的情感压迫,终是到了零界点一般,他开始颤抖,眼眶红了一片。

 

“高杨。”

 

黄子弘凡的嗓子因为才起腻着,哑得几近听不清。

高杨还是没有转身。

黄子弘凡有点急,走了几步站到高杨身后。

 

“高杨。”他又说。

 

高杨快要喘不过气来。他憋着眼泪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说什么呢。舍不得、记得想我,还是那句早就想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我喜欢你?怂死了,高杨骂自己。又是安静了一段,黄子弘凡像是崩不住了,急冲冲走到高杨面前。

 

“高杨!”

 

“嗯。”高杨闷闷的答了句。他低垂着头,看不到黄子弘凡满眼的急切和爱意。黄子弘凡伸手捧住了高杨的脸,高杨被迫与他对视。

这一看,黄子弘凡到是慌得不行。他何时看过眼眶通红的高杨?黄子弘凡连忙抬手拭掉高杨眼角的泪。

高杨本是止住了的眼泪又簌簌往下掉。

他很少哭。这可能是这近十年来的第一次。高杨知晓自己难得这么大面积的情绪爆发,想控制住眼泪却一点办法没有。好丢脸啊,高杨自暴自弃的想,可对方是黄子,暂且无所谓吧。

 

黄子弘凡是下了决心才叫住高杨的。他太年轻了,恍恍惚惚度过这三个月,从来没有想清过未来该是怎么办。昨晚和贾凡难得的吃了顿饭,贾凡早就将这些小年轻看得清清楚楚。他知道黄子弘凡和高杨各自的小心思,也提醒黄子弘凡,对高杨有意思的可不止一个。

贾凡的观点很明确,抓到了就是抓到了,要以后后悔了也就后悔了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黄子弘凡怎么会不懂。和贾凡告别后黄子弘凡独自窝在房间里看高杨直播,却始终没有踏进只有一墙之隔的另外一个房间。他不敢面对分别,也无法给自己和高杨的感情写个结局。他开始后悔对高杨时而热情时而又冷淡的表现,后悔自己的不坚定导致的现在无法收尾。

 

即使高杨声音很小,黄子弘凡还是听到了拉杆箱摩擦地毯的声音在自己房前停下。当摩擦声又响起时,他终于狠下心,打开了门。

只要不分开,就有未来可以慢慢谈。

 

“高杨,你听我说。”黄子弘凡盯着高杨的眼睛开口。

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唐突,”黄子弘凡咬了咬嘴唇“但是现在必须说了。”

高杨眨了眨眼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高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。喜悦消散之后留下的是无尽的感伤。高杨恨自己的口是心非,可不确定的太多,能承担的又有多少呢。 

“阿黄,”高杨叹气,“太难了。”

黄子弘凡摇摇头,握住了高杨的手。“只要我们在一起。”

高杨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弟弟,眼眶竟又泛了红。他终于笑了起来,回握住黄子弘凡的手。

 

黄子弘凡往里扒就是一小孩,吃了糖就飘飘然。他向前凑了凑,重重的吻在高杨眉心。

 

FIN 

 

不得不说,高杨的眼睛实在是太过于漂亮了。黄子弘凡轻轻摩挲着高杨的脸颊,一路从眼角吻到嘴唇。

“别闹。”高杨轻轻浅浅地笑。

 

圣斯特凡大教堂的钟声自远方缥缈的传来,零星几个行人匆匆赶路。

黄子弘凡牵着高杨的手,走进了纷纷扬扬的雪中。